© COPYRIGHT 2012-2018 © YIRI ARTS ALL RIGHTS RESERVED

21.03.18 - A Dream of Ethnic Fusion on Museumsinsel

Multaka Guides

博物館島的族群融合之夢|A Dream of Ethnic Fusion on Museumsinsel

撰文 / 吳思薇

在一個週五早上,我趕著地鐵來到了博物館島,博物館島上乘載了德國的文化藝術之夢。
在博物館島上的五大博物館被聯合國文教組織選為世界文化遺產,幾個古典的館藏中囊括了古文明的文物、完整的埃及城門,無論是殖民、交易、捐贈,這些遠渡重洋保存的文物在這裡被學者研究、拼湊當時的文化社會與這些物件之間的故事與關係,這一件件無論大小的蒐藏,講述了某個歷史、社會與生活型態。而貝律銘設計的德國歷史博物館則在一片古典中展現出現代主義的人文色彩。不過上述所說都不是我那日前往佩加蒙美術館Pergamon-Museum的理由。

冬末初春,到博物館島參加一個叫做Multaka的社區組織舉辦的博物館導覽,Multaka在阿拉伯文中是會面點的意思。我跟著在中城上班的地鐵人潮一起趕車,終於和Multaka這次的活動負責人見面。他叫胡珊,一個在七年前從伊朗來到柏林青年,剛剛從自由大學人類學碩士畢業後,在Multaka作為導覽員與活動專員的正職工作。不過今天參加的三天活動有點特別,第一天先在Pergamon-Museum由資深文史研究者帶領,針對佩佳蒙美術館搜集而來的玻璃文物做介紹,而後面兩天我們則要前往在柏林市郊的玻璃工廠,進行手工玻璃的吹製活動。

參加這次活動的成員以本地人居多,雖說是當地人,卻也有幾位阿拉伯裔的新移民、來自波蘭、捷克、土耳其或是其他德國大城的新住民。Multaka在三年前由19個來自敘利亞及伊拉克的難民成立,與德國文化部合作、接受捐款,從2015年開始,從每週分別進行只以阿拉伯文進行導覽,到現在拓展到德文、英文的導覽行程。

2014年以來難民潮衝擊德國社會,討論與爭辯到街頭的暴力與犯罪事件不斷,融合政策需要時間,而新來的人也需要一個能落腳的根。Multaka便是以此為初衷成立的組織,最開始只有阿拉伯語的導覽,到博物館島上,看看與自己宗教文化和歷史有連結的物件,也一樣在德國找得到,或許可以藉此安身立命。

今趟我們沿路跟著導覽員,遇到一個淺藍色的玻璃磚,有著格狀的凸起。研究員說這是在九世紀的伊朗哈里發的宮殿內用來作為地板的材料。有一說是,當一個來自異域的女子到達宮殿參見當時的國王,一來到宮殿門口將這一片淺藍色玻璃地面誤認成是一片汪洋,逐將自己的裙子撩起。而當時的國王一見到裙擺地下的毛茸茸的雙腿,便認定了這來自異域的女性是未歸化的民族。

在參觀期間,有許多物件給人的第一印象與他真實的背景卻有著許多意外的反差。有些看似像是基督教物件的文物,卻其實伊斯蘭教背景下的物件,而有些看著像有點中國唐代的婦女肖像,卻是中亞或埃及的伊斯蘭彩繪。

一個國家文化教育工作的目的究竟強調本土特色、強調國家歷史,還是在初衷之時,把各個民族的畫進目標圈中,在追本朔源的過程裡,各個民族的文明或許是很靠近的,他者與所謂我族之間的差異,或許只是一個又一個的圈套。最終編織成了藩籬。此刻的人們究竟是要將藩籬解開,還是築上更高的強垛,似乎只是一念之間。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