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2012-2018 © YIRI ARTS ALL RIGHTS RESERVED

18.07.18 - Arrested Development

發展受阻 Arrested Development

策展人 / 劉耀中
藝術家 / Andrew Varano、Dan Bourke、Gemma Weston、小川希、曹淳、劉耀中、盧依琳
撰文 / 劉耀中

“ 不要行動,只要思考(Don’t Act. Just Think.)- 紀傑克 Slavoy Zizek ”

2016年我於澳洲伯斯駐村結識了藝術團體「寵物計畫」(Pet Project),由Dan Bourke、Gemma Weston和Andrew Varano三人所組成,進行共同創作且經營展演空間(於2017年結束空間營運)。「寵物計畫」來自英文俚語,意旨因個人喜好運用空閒時間進行某種項目、活動或追求特定目標,但不見得是為了必要或重要性。這樣的命名簡潔地宣告對藝術創作和藝術家身分的姿態,以貼近生活的面向直截了當的將藝術專業作為職業或志業,甚至作為一種愛好,其之間矛盾的處境呈現出來。同時,和當地藝術家交流時,一個特定的訊息不斷地反覆出現引起我的注意,即「這裡沒有藝術市場」,最後都會補上一句:「要就去雪梨或者墨爾本。」每每像開玩笑般的被說出來,反而突顯了地域間的現實差距。

今年春天,我再訪曾於2013年駐村的Art Center Ongoing(位於東京都吉祥寺,簡稱Ongoing),正值其營運十周年。作為獨立於所有企業體之外的私人藝術空間,由總監小川希規劃執行,以會員制方式和複合式空間維持營運,集合在地及近郊的藝術社群,每兩周一檔展覽,每年定期策劃區域型藝術季TERATOTERA,且進行國際藝術駐村,連結東南亞藝術社群。Ongoing在幾近無利潤的營運下堅持了十餘年,在其發行的〈Art Center Ongoing 2008-2018〉展覽專輯中,在主流與非主流之間,呈現了多樣的藝術表現形式以及複合的創作目的。


小川希|Ongoingbook

以上令我想起近年對藝術產業的批判與再思考,其中「以藝術履歷的累積持續參與藝術生產的環節」被觀察為普遍現象,突顯出僅有透過不斷生產才不致於被邊緣化的現實,同時間也標記了生產過量的狀態。這樣的認知成為一種無所不在無差別的共識,鑲嵌在我們對藝術創作思考的過程中。且暗示了如同資本生產過程時的一種集中化;換句話說在標榜效率的環境下,不斷被迫投入成本卻已達到邊際效益的無奈。然而「寵物計畫」和Ongoing就像是反其道而行,將產業放入括弧,保持距離。這並非全然抗拒,也不表示這種形式能夠改變不斷被迫投入生產的狀態,或改善藝術創作中自我剝削的現況;更有可能是一個沒有選擇下的結果。但或許能夠暫時繞過結構性問題,試問藝術、創作與作者之間的古老三角關係,某種存在的辯證。

藝術家盧依琳於2015年策劃《尋:在日光裡》展覽,將藝術家集結起來展現各自對意義的搶救和擁抱,並以近乎存在主義式的口吻邀請觀者一同探詢;同時試圖運用展覽作為事件的過程性,期待溝通產生的創造性成果,以這樣開放的方式去連結藝術、作者和觀者。從《尋》中具有彈性與開放性的特徵作為主要概念,由此延伸與「寵物計畫」及Ongoing結合,作為本次展覽的基礎。集結七組創作脈絡各自相異的藝術家,最終並非透過作品呈現特定觀察,而是試圖在地理上、生活上及行動上產生對話。再者是企圖減低「策劃」本身的高度目的性;來設想在「藝術履歷的累積」和「被迫生產的困頓」之外,能否呈現一種平行的存在及評量方式?

或許沒有人能夠逃離所謂後福特主義下的工作過量及藝術勞動的環境影響,這是屬於包含藝術在內的更大體制的狀態。回到展覽命名為《發展受阻》,在紀傑克的〈不要行動,只要思考〉影片中表示對於今日的不滿狀態,或許我們已經做得夠多了,該是時候仔細思考自己的行動背後複合的脈絡與其影響為何。雖然在這樣思考下的行動似乎是一種悖論,成為沒有答案的回答,但這樣的回答就如同許多的藝術創作:在過程中創造一種討論與實踐的空間來承載更多可能性。


曹淳|Diamond Ditch Cover


盧依琳|Robert|45x30cm|2018|Acrylic on plywood


Andrew Varano|soliloquies from small spaces


Gemma Weston 作品


Dan Bourke|Thinking about work|2016|MDF, pine, enamel, coffee mugs, coffee machine, and coffee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