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2012-2018 © YIRI ARTS ALL RIGHTS RESERVED

23.06.18 - seeding

Seeding – 平子雄一個展 Hirako Yuichi Solo Exhibition

撰文 / 福士理

翻譯 / 張聖坤

平子雄一的作品均是以空想的植物物種、及其繁茂的混合空間作為系列創作主題。在他的作品畫面中,混雜著大自然空間、人類文化行為以及人造物等元素,也像我們生存的真實空間一樣,其實我們經常是無法清晰地劃分自然物與人造物之間的差別。平子雄一擬人化了植物,創造出類似樹精的小生物,在他的構圖佈局上也經常具有一種神聖儀式的張力特質,時而摻入較輕鬆詼諧的行為動作,使他的作品畫面充滿更多的閱讀感知。平子雄一的作品中確實具有很強烈的敘事性,但真正令他關心的並非是呈現作品中具體的故事,他意欲呈現給觀者的是那些日常生活中相當容易忽略地枝微末節、那些有關"自然植物與人類之間"的曖昧關係。

平子雄一「植物系列」的出發點,始於他在英國留學時的生活經驗。倫敦有相當多的偽自然景觀,例如公園、植物園、墓園、或是博物館美術館的庭院。這些自然植物和綠地,被人工安置到都市的正中心,使得倫敦人相當慣性的在週末或休閒時群聚於這些「自然環境」裡,很顯然地大家都很喜歡與「自然」共處。都市人這樣的現象讓平子雄一覺得相當的諷刺有趣,他出生於日本岡山縣的鄉下地方,老家是滿布林木與山丘的「自然環境」,與倫敦都市人工的自然環境不同,這些野蠻的自然植物動物是狂放無章的,絲毫不受人力的影響,帶著更荒蠻樸素的質感。

在這樣的背景下,平子在作品中融合了繁茂失控的自然環境、與西洋世界觀裡受到人為控制的人工造景,他的作品也的確混血了東西方的優異之處。或許平子作品中的狂野自然,可以說是來自日本民族文化發展中「萬物有靈論」的歷史背景,對於大自然產生超自然的敬畏與景仰之心吧。對平子來說,他的作品概念並非是質疑、或是替東西方文化思想上作出優劣之分,他只是單純地將這些文化背景上的差異給組織在一起,架設出一個空想的奇幻世界。

如果仔細觀察平子的作品,我們可以發現他在符號的操作上,在各個不同的面相上都具備明顯的二元性。好比說注視著作品時觀者正在疑想畫面中的「森林」場景,真像是一個「庭園」的配置形式,而當觀者得出這個論點後,又會馬上認為這「庭院」應該是「森林」才對。某些畫面具備著餐桌、書櫃等家飾品,看起來就像「室內」場景,但其室內地面及牆面上的綠意看起來卻又像是「戶外」的狀態。桌面上那些植於盆壺中的「活植物」對比著那些造型裝飾、或是被拿來當作燃料使用的漂流木,是「死植物」。融合了這些在表徵上相異、本質上卻相同的曖昧元素,平子雄一呈現出現代社會中的一種模組,也是我們早就習慣的日常生活。生命/非生命、自我/他人、理性/非理性、個體/普遍、中心/外圍。這些二元同時並存的現象,是平子雄一的作品想像力來源,也是他希望傳達給觀者的核心概念。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