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2012-2018 © YIRI ARTS ALL RIGHTS RESERVED

22.07.18 - column|The Legendary Macchu Picchu, Part One.

Column|傳說中的馬丘比丘(上)

文 / 王若鈞

要飛往庫斯科(Cusco)的時候,在南美洲的旅行已經邁入第七週了。當下只沈浸在終於可以離開利馬的喜悅,對於未來幾天的行程規劃、如何前往馬丘比丘的交通,甚至連晚上要住哪裡,我都一、無、所、知。

 

我的親友們(尤其是母親大人)至今仍非常好奇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去一個全年皆為觀光勝地的歷史遺跡,竟然連住宿都沒預訂?!現在回想起來,依然想不透當初是哪裡冒出的神奇想法,可以把「流浪」這兩個字看得恣意隨性,竟然還說出「船到橋頭不直就把它撞直」這麼自以為是的幼稚言語。

 

下飛機走到海關,再領了行李。不知為何後腦勺緊緊的,鼻子愈來愈塞,空氣味道怪怪的。然後看到兩個德國的背包客壯漢趴在垃圾桶上大吐,兩個日本的女生臉色發白癱軟在長椅上啜泣,我還天真地暗自忖度,來到這裡的遊客是不是跟我一樣,身體跟心情狀態都不太好,直到瞥見旁邊商店架上一整排的隨身氧氣罐,才突然意識到,這裡可是海拔超過三千公尺的高山城市,庫斯科啊!

 

同時也想起來,旅遊書上有建議搭乘火車前往庫斯科以習慣高度的變化,不怕死的人可以直接搭飛機前往。當下覺得自己的的確確是個幼稚又健忘、浪漫到愚蠢的笨蛋!

 

唯二幸運的,一是除了有點暈之外,沒有其他的高山症狀 ; 二是在國內機場裡的小小大廳,就有好幾間看起來十分專業的旅行社,協助規劃住宿和交通,甚至包辦從庫斯科到馬丘馬丘(Macchu Picchu)的完整行程。是的,旅行社就有本事幫忙把橋頭給撞直了!

 

在喝下民宿主人送來的Coca Tea(駐)之後,沒休息太久便開始古城巡禮。在這個印加帝國的中心,連流於南美洲最令人心曠神怡的武器廣場,巡禮至太陽神殿、聖週日教堂、主教堂、當代藝術館和前哥倫布藝術館,特意選在夜幕即將降臨之際前往印加博物館,看看裡面的八具木乃伊有沒有可能上演博物館驚魂夜。失望之餘,沒想到一個轉角便是鬼斧神工的十二邊石,還有古印加帝國裝扮的街頭藝人,和販售當地小吃和手工織品的攤販。

 

庫斯科,這個名字源自「世界肚臍」的城市,名不虛傳。

 

除古城區中心之外,從距離最近的薩克塞華曼Sacsayhuaman,延伸至整個聖谷(Sacred Valley)兩邊的數個小鎮,就有如Andahuaylillas、Moray、Maras、Pisaq、Chichero、Tambomachay等十多個偉大且壯觀的遺址。還別說馬丘比丘,連馬丘比丘的前哨站「奧揚泰坦博」Ollantaytambo 都尚未抵達之前,我就已經無法用言語來形容這種強烈的震撼。

 

每到一個世界遺跡,總想找個地方安靜地讚嘆人類(或外星人)所建立的文化累積,可惜到處都是人(還有人走一走就直接開始吐)。然而,神奇的是,真的可以在每個角落的每個呼吸之中,感受到印加帝國的壯闊與偉大,那是種和時間反覆抗爭、和自然不斷挑戰、和天地所共同孕育的深刻力量。

 

看著羊駝(alpaca)和駱馬(llama)在遺址裡跑來跑去,我始終分不清楚誰是誰。只記得那天的晚餐,只剩羊駝和天竺鼠(cuy)可以選…

 

 

祝:古柯茶,可以舒緩高山症狀,味道只能婉轉的用「有趣」或「特別」來形容。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