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2012-2018 © YIRI ARTS ALL RIGHTS RESERVED

Pier-2 Space

09.12.18 - Playing with Fire – Guim Tió Zarraluki Solo Exhibition

bar

Playing with Fire
金·提爾個展 Guim Tió Zarraluki Solo Exhibition

展期|2018.12.15 – 2019.01.13
地點|伊日藝術駁二空間
地址|駁二藝術特區大義倉庫C9-14
電話|07-521-5783
時間|Tue. – Sun. 13:00 – 19:00 週一休館


「旅程回來後,我將所現有的一切拋諸腦後。」 – 金提爾Guim Tió Zarraluki
帶著有如亞曆克斯·卡茨(Alex Katz)的鮮明與簡潔、高更(Gauguin)的色彩、大衛·霍克尼(David Hockney)的活力,金提爾Guim Tió Zarraluki 踏上了一條追尋真正自我的旅程。

金提爾Guim Tió Zarraluki (以下簡稱金) 的最新創作系列,不同於以往以人像為主,而是帶給觀者注入更多想像力的地景。給觀者一種如同“呼吸新鮮空氣”一般,使我們從匆忙的生活中,抽出那短暫的片刻,並在那剎那中盡情享受。因為在這忙、茫、盲的快速生活中,停下的頃刻如同一份珍貴的禮物,唾手可得但又被許多事物制約到忘卻。

相較於先前在「虛妄之地」,所提及人類在面對自然時的渺小與無助,在今年《Playing with Fire》個展中, 金・提爾更深入地探究關於人、自然、社會三者間的關係,以及其存在的形式與意義。任何由「人」所引發的任何行為、事件或由「人」的角度所觀察到的自然意象,進而發現關於人、自然與社會的連結與人和人之間的共同生命經驗。透過這樣的經驗,更進一步地去深入每一個議題與意象,看到人性與其存在的意義。

過去金・提爾曾經問過自己,我們從哪裡來?現在,他想知道我們要去哪裡?而是什麼造就了現在的自己?這就是為什麼人物不再記憶、遺忘或追尋,而是思考和想像。《Playing with Fire》個展,將匯集其近年以來的生命觀察。帶領觀者享受與檢視自己的存在與意義。

17.11.18 - As dead as a dodo – Chen Sheng-Wen Solo Exhibition

bar

逝者如渡渡|陳聖文個展
As dead as a dodo |Chen Sheng-Wen Solo Exhibition

展期|2018.11.17 – 12.9
地點|伊日藝術台中空間
地址|台中市精誠五街2號
電話|04-2327-4361
時間|Tue. – Sun. 13:00-19:00 週一休館


因人類的慾望與需求被過度、無節制地放大,工業生產所製造的無形污染及破害正悄悄地侵蝕著自然本體;更是有許多區域,因為人類製造的「文明產物」無法被生態系統消化分解,廢棄物的堆積及囤置已然成為當地的自然風景,與植物、動物及人類衝突式的和諧共存著。人類與自然之間的認知疆界儼然正在轉變,其間的模糊地帶讓「自然」一詞亟需重新定義,而與自然相關的概念也反覆被以不同以往的觀點檢視、解讀。

21世紀的今天,究竟什麼是自然?
遠眺22世紀,綠色還是自然的象徵色嗎?
望向23世紀,會有23世紀嗎?
在這些沒有解答的焦慮裡反覆掙扎著。

此次展覽,是在偌大的文明框架下,表現對於現今世態的徬徨無奈,嘗試在文明發展與自然交集下那塊不被重視的灰色地帶,發出孱弱的呼告:呼告著世間萬物皆有靈,以人為中心的現代愚昧思考,必定讓自然母體發笑;呼告著人類根據貪婪意志而追求的成長,終將大筆反噬人類本身;呼告著在全球暖化與溫室效應儼然成為全世界所有人午安問候語的時候,有許多人正在以行動阻止環境惡化。

刺繡的表現手法,是透過刺繡創作過程中來回穿梭在同一個介質,表達對於文明與環境議題間的雙向思考。將「文明產物」與繡線/毛線縫合,完成生物形態,除了修補、縫合人類與環境之間複雜微妙的依賴關係,亦是表達現今台灣生物種所面臨到的生存處境,無聲地發出許多人不願面對的生態詠嘆。每一個物種的人為滅絕都是一面鏡子,照見的,是人類對自然界霸道的侵占,也是強勢民族對弱勢民族的殘酷奴役與忽視。亦有如水波一般,擴散到生物鏈的其他環節。我們或許現在意識不到,傷痛卻綿延波及至未來。渡渡鳥就是個血淋淋的例子,在人類的揮霍中劃上了休止符。

「As dead as a dodo」在西方是一句哀傷的諺語,如同生命的絕響,比喻失去的一切,將不再回來。

文明的腳步如再繼續失控地向前奔去,科幻文學家威爾斯(H.G.Wells)在《時光機器》裡看未來,認為所謂「文明」,「只是一堆終將不可避免地,摧毀其創造者的愚蠢行為之累積」。

10.11.18 - Cemetery of Object – Lu Yi-Lun, Lin Yi-Chi Group Exhibition

bar

物塚|呂易倫、林羿綺聯展
Cemetery of Object |Lu Yi-Lun, Lin Yi-Chi Group Exhibition

展期|2018.11.10 – 12.09
地點|伊日藝術駁二空間
地址|駁二藝術特區大義倉群C9-14倉庫
電話|07-521-5783
時間|Tue. – Sun. 13:00 – 19:00 週一休館


本展覽為左營計劃的尾章,在面對多年前已被拆除殆盡的荒地為出發,以抒情的方式為這塊荒地上的曾存在與消逝的物種,以影像的兩種不同流動形式詮釋在廣大的物塚之上那些屬於「靈」的不可視精神,也試圖以可被視覺化的媒介重新透過編導、拍攝,描繪出創作者所給予的想像連結。

物體、物件與人類的共存關係產生了互為適應、抵抗的物理美學,這些遭受人為外力或自然因素所產生的痕跡有別於全新的物品,而這些痕跡也訴說著存有的過程可能為何,甚至是產生許多精神性的象徵。

「塚」被視為在生命之後的歸宿場域,在展覽中試圖以此概念比喻過往在左營駐地期間那些被作者所目擊、接觸、卻已經消逝的所有物體、事件,都已沈寂在抽象概念中的地塚之下,如同生命的逝去一般。關於物件消逝及崩壞之後餘生的際遇,經由兩位創作者的不同詮釋與操作,在展覽中試圖探究物件自身的可視與不可視,其中物件及其物理性將在此展覽中缺席,或者說,所剩已經沒有實存的形體與物質,而是透過域外的創造來重回描繪過往記憶的多種可能。

06.10.18 - My Beloved Wouldn’t Save Me! – Lai Wei-Yu Solo Exhibition

bar

我家的狗不會來救我 |賴威宇 個展
My Beloved Wouldn’t Save Me! |Lai Wei-Yu Solo Exhibition

展期|2018.10.06 – 11.04
地點|伊日藝術駁二空間
地址|駁二藝術特區大義倉群C9-14倉庫
電話|07-521-5783
時間|Tue. – Sun. 13:00 – 19:00 週一休館


兩年前在伊日藝術台北空間賴威宇的個展『腦補沙龍』,藝術家對於自己在台灣學習、認知、體驗藝術的經驗與其有趣又荒謬的現象還原於展場中,腦補沙龍呈現了賴威宇的藝術觀點和對藝術的反省。

焦慮的幽默感
而賴威宇2018年於伊日藝術駁二空間的個展:『我家的狗不會來救我』,藝術家再次將關懷的對象拉回到自己的內心世界,並延續了從2012年至今各個系列的繪畫作品之主體與手法,經過沈澱與反省後,呈現出了新的創作樣貌。
他的繪畫作品一直以來都以幽默詼諧的手法呈現出強烈且複雜的情緒感受,恐慌的、憤怒的、孤獨的、悲痛的、狂歡的等等…,而讓這些情緒在單一個體或群體中交疊、混淆、以至於難以辨識其情緒的確切向度,進而呈現更加混沌的焦慮感。
而賴威宇也不斷的在尋找這些焦慮的載體,因而發展出許多系列主題與手法。
從個體的焦慮狀態到集體式的恐慌奔逃,例如團體活動、校園師生、家庭成員,都是賴威宇畫中常見的『受害者』。

我所不能瞭解的事*
在本次個展中,藝術家將其關注的對象與範圍從以往較為宏觀的社會樣貌的觀察,縮限到人的個體樣貌,精確地說,賴威宇正在溯源那些無論是集體或個體所乘載的情緒感受:恐慌的、憤怒、孤獨、悲痛、狂歡等等…,並呈現出這些情緒底下藝術家所認為的『真實樣貌』。
對賴威宇來說,人永遠無法真正確定自己當下的狀態,這些狀態甚至可說是無法被大腦處理並理解的,若硬是去思考這些大腦無法處理的事情,就猶如去思考一秒鐘有多久、宇宙有多大、地球上的海水可以裝滿幾個杯子一樣,這往往讓大腦產生『當機』,而使人陷入虛無與焦慮之中。
美國心理學家羅洛.梅 (Rollo May) 說: 「焦慮試圖變成恐懼」 ,即如果我們能把對虛無的害怕變成對某種東西的害怕,就能發動保護自己的戰爭,也就是可以逃避所害怕的事,尋找幫手來對抗它,發展神奇的儀式來安撫它,或是計畫一場有條理的戰爭來打敗他。

藝術家認為,我們無法真正確認當下自身的確切狀態,且若去思考無法得到答案的問題,便會感到虛無與焦慮,於是使用快樂、難過、恐懼等等用以描述情緒的詞彙,作為對這些無法理解、難以言說的狀態的『說法』,而這種『說法』對賴威宇來說只是僅供參考, 賴威宇真正感興趣的,是脫去這些公共的說法、文明的外衣下的人們的樣貌,而這些樣貌無法被定義,藝術家藉由描繪各式各樣的人物狀態,例如一個打人的人、一個被打的人、兩個正在交歡的人、或是呆滯的人等等,來呈現這個賴威宇所認為的『真實』。

*羅大佑演唱,1984年發行,收錄於『家』這張專輯

01.09.18 - Supercalifragilisticexpialidocious -Nobuhiko Terasawa Solo Exhibition

bar

Supercalifragilisticexpialidocious
寺澤伸彥個展 Nobuhiko Terasawa Solo Exhibition

展期|2018.9.01 – 9.30
地點|伊日藝術駁二空間
地址|駁二藝術特區大義倉群C9-14倉庫
電話|07-521-5783
時間|Tue. – Sun. 13:00 – 19:00 週一休館


我的繪畫創作涵蓋了「稀有性的」、「象徵性的」、「創新性的」等元素,這是需具備能面對一切價值觀的變化性,且必須擁有與全部事件的關聯性,透過光線浮現出的影像是我認知的主要核心部位,必須持續深入下去的。

關於「銀」|
對我而言「銀」存在著特殊的意義。在十四世紀初,我出生的地區被挖掘了大量的銀,在當時約佔全世界的總產量三分之一,在我的作品裡大部分都會用金、銀來當作主題色,這是稀有性及價值的象徵,其中也涵蓋了我出生成長地區的特性在內,由於銀是透過光的反射而形成的顏色,所以才會想到用西方古典繪畫作為底圖,直接將光影問題呈現出來。

關於主題|
我的畫作主題大多以西洋繪畫為底圖,然後再一層一層的完成作品,文字、刮痕(Scratch Noise)、日常寫真,將這些元素全部疊加拼湊而成的作品。

22.07.18 - Arrested Development

bar

發展受阻 Arrested Development

策展人|劉耀中
展出藝術家|小川希 Nozomu Ogawa、丹.布克 Dan Bourke、安德魯.瓦拉諾 Andrew Varano、吉瑪.魏斯頓 Gemma Weston、曹淳、劉耀中、盧依琳

展期|2018.7.28 – 8.26
茶會|2018.7.28 Sat. 15:00
地點|伊日藝術駁二空間
地址|駁二藝術特區大義倉群C9-14倉庫
電話|07-521-5783
時間|Tue. – Sun. 13:00 – 19:00 週一休館

不要行動,只要思考 —紀傑克
Don’t Act. Just Think. —Slavoy Zizek

《發展受阻》集結來自台灣、日本、澳洲三地七位藝術家,共同完成一場跨越地域空間的創作對話。
藝術家劉耀中因駐村結識澳洲伯斯的藝術團體「寵物計畫」(Pet Project)及日本東京Art Center Ongoing,藉由生活周遭的觀察以及兩個藝術團體的經營狀態,進而聯想至近年國內對藝術產業的批判。在紀傑克的〈不要行動,只要思考〉影片中表示對於今日的不滿狀態,或許我們已經做得夠多了,該是時候仔細思考自己的行動背後複合的脈絡與其影響為何。展覽名為《發展受阻》,雖然在這樣思考下的行動似乎是一種悖論,成為沒有答案的回答,但就如同許多的藝術創作:在過程中創造一種討論與實踐的空間來承載更多發展的可能。

17.06.18 - The Euphoria – Xevi Solà Solo Exhibition

bar

狂喜 |塞維.索拉個展
The Euphoria | Xevi Solà Solo Exhibition

展期|2018.6.23 – 7.22
地點|伊日藝術駁二空間
地址|駁二藝術特區大義倉群C9-14倉庫
電話|07-521-5783
時間|Tue. – Sun. 13:00 – 19:00 週一休館

「我在創作時,對於將色彩重組,從沒有過任何的猶疑。雖然這聽起來很沒有科學依據,我想這就是人們口中『與生俱來的直覺』。近年來,在創作時我漸漸變得有使用色彩的強迫症,總是想要一口氣把所有的色彩都用上。但心中又反向的想要抑制自己,對於色彩使用上的狂熱。也想在使用的過程當中,找到一個平衡。」——Xevi Solà

由《雙病理學》到《狂喜》 From Dual Pathology to The Euphoria
若說西班牙藝術家塞維・索拉(Xevi Solà Serra)兩年前於台中的個展《雙病理學》是精神即將步入極端喜悅前的微微顫動;神經質、隱著隨即迸發的失控。在此次個展中,依舊誇張的筆觸與更加強烈的色彩,帶出了繪畫的精神質地,亦像是創作者在面對繪畫時的精神臨界;畫中人物已全然的落入自我世界——華豔怪誕的妝扮、豪無血色,種種奇行卻又見平靜,揭示了人類情緒最張揚的一面,如此踰矩著觀眾的感官;「狂喜」之所以為狂,因為它是一種猛然地竄升,像是一種高潮,如溫度計的測溫已來到臨界那樣,如此極端地喜悅,便是得到了真正官能上的解放。

塞維的作品中的人物,如畸人那般心懷熱烈的空洞,深入根柢自精神層面上的「怪」,如此的能量來自於過去在Santa Catarina Hospital的精神治療部門擔任攝影師與護士的工作。成為創作者之時,塞維自精神疾病與尋常世界當中創造了一個洽融的面相——脫序、誇艷、怪誕的行為鑲嵌在日常景象,看似直接的創作舉動,卻帶有一絲關懷的意味,彷彿提醒我們的生活周遭總有幾個這樣的畸人,他們直接、不造作,真切地使自己成為自己;而這樣的畸人因子,或許也潛存在我們每個人的神經中。塞維的作品像是精神官能世界的引渡者,不禁讓我們思考,理性的外殼是否涇渭分明,何謂患病與正常的界線?

13.05.18 - The Last Farm Boy – Chen Han-Sheng Solo Exhibition

bar

陳明福 |陳漢聲個展
The Last Farm Boy |Chen Han-Sheng Solo Exhibition

策展人:馮穎君 Vivian Fung
展期|2018.5.19 – 6.17
地點|伊日藝術駁二空間
地址|駁二藝術特區大義倉群C9-14倉庫
電話|07-521-5783
時間|Tue. – Sun. 13:00 – 19:00 週一休館

展覽自述/藝術家 陳漢聲

學會與家人道別,永遠不嫌晚,但總是感覺遲,與土地相處的感覺,也是如此。應該要很熟悉,其實很陌生,以為陌生就不在意,卻又放在心上,難以抹去。北上讀書工作,至今已邁入六年,回到家鄉舉辦個展,以「陳明福」為展名,為了要紀念一段與爺爺的陌生情感 。
我的爺爺陳明福,大家都叫他「鼠仔」,一個一輩子待在高雄大社的莊稼人。鼠仔過世後,再回到福仔耕種的土地上,兒時嬉戲的場景不禁湧現,而泥土裡不時可以挖到的陶瓷碎片,則是回憶的一部分,這個碎片也是鼠仔在整地時,會遇到的日常,而曾經每天被使用的農具,如今也被靜置在工寮許久,不再被使用。
藍白的陶瓷碎片,象徵著無名氏的歷史,是被迫無關緊要,並被迫自我淘去,靜置的農具,其實也從未真的罷工。物件總透過被使用過的痕跡,召喚一個以農入藝的創作方法。倘若農具對鼠仔來說,只是一個工作的「傢伙」,而務農時挖掘到的碎片,是一個鬆土時欲除掉的障礙,但在我來說,農具是一個對抗土地,以及對話的媒介,而這些碎片,或許就是我得重新耕耘的新土地。藝術應該是一種勞動,不崇高,卻很珍貴,有價值,但不是沒有價錢,如此,藝術才有機會跟鼠仔一起下田。
這些無法辨識的藍白陶瓷碎片,以及不捨丟棄卻又不知道怎樣處理的農具,在展覽結束後,或許仍然是無可名狀的,透過展覽,我希望能可以分享這種無奈卻強烈的無可名狀。

策展回應/策展人 馮穎君

最後一個農家子弟
陳漢聲雖為陳明福的孫兒,但他很早便鄭重地解釋:以爺爺的名字為展名,並不是要向前人致敬。
那末,他要紀念的那段陌生的感覺,到底是怎樣的一份心情?
由高雄駁二前往藝術家之故鄉大社的路上,沿途見盡航運、商業、輕工業、重工業。可是,一旦踏進大社以後,四周的林蔭擋住了一道之隔的化工廠,讓這片土地仍可自成一角地散發耕種的氣息。
在這裡成長的漢聲,看著同學們由最初差不多全部來自農業家庭,發展到後來只有自己是課室內唯一的農家子弟──陳明福終生務農,他的兒子也是如此,在大社這裡,自成一角。
陳明福務農,恐怕不是對生命存著一份咬牙切齒的執著,也不是現代文青對田園氣息的嚮往,更不是對身份與別不同的一份驕傲。耕種,只是自然而言的一種生活方式,一種在無可名狀的生活態度。
回到大社,陷入土地那些藍白陶瓷跟回憶的碎片混雜一起。
以當下俗世話語來說明,陳明福和陳漢聲原來活在平行時空:鼠仔在耕,漢聲在耘;鼠仔在種,漢聲在播;而各有收成。
藝術固然是一種勞動,但到了今天,勞動又何嘗不是一種藝術?或者,陳漢聲永遠是最後一個農家子弟──他還可以有這個機會,從真正的農地走到藝術的世界──隨著大社的變化、社會的變化、世界的變化,也許後無來者。
陳漢聲的個展,自成一角。您會否在那裡找到藏於心中的蜜棗?就在乎您的生活態度。

08.04.18 - The Rainbow Bridge – Lee Li-Chung Solo Exhibition

bar

彩虹橋|李立中個展
The Rainbow Bridge|Lee Li-Chung Solo Exhibition

展期|2018.4.14 – 5.13
茶會|2018.4.14 Sat. 15:00
地點|伊日藝術駁二空間
地址|駁二藝術特區大義倉群C9-14倉庫
電話|07-521-5783
時間|Tue. – Sun. 13:00 – 19:00 週一休館

孤寂冷眼而曖昧感性,藝術工作者李立中熱衷庶民文化情感細節與流動,長期關注歸屬、宿命、後全球化處境等議題,近年來則自溺於賽鴿文化研究。嚮往天上飛的視角,及過度迷戀賽鴿歸巢的本能甚至到某種狂熱的程度,曾ㄧ度自詡為鴿子,卻在想像與現實的拉扯狀態中驚醒。原來身為一隻賽鴿的使命跟活著要像人同樣,與生俱來肩負著無法拋開的宿命。以鴿子作為自我創作的情感投射,不再只是簡單的鄉愁,神秘低調的賽鴿生態也反映人類社會的現況。這裡可看見當代奴隸的難以翻身,有多少還妄想著能階級翻轉,當下卻也是最接近夢想的時候。在處理自身與鴿子的關係的同時,如何在資本社會洪流中找到見縫插針的位置,是創作者現階段處理的課題,李立中意圖將自己的無能為力徹底展現在他的藝術創作上。

「彩虹橋」這檔展覽名稱是挪用台灣原住民族< 賽德克>對彩虹信仰的尊崇,看見每個肩負的使命堆砌成一道亮麗的彩虹。創作者想為承載著人類慾望的賽事留下記錄,有所本的擬造或改編戰場上的聽聞,並以檔案文件形式呈現,作品《忠勇 vol.1》就是一份報紙,同時也是中華民國空軍的精神口號,這檔展覽作品也包括大量攝影、手繪,及部分的立體作品。過去擅長運用媒材的廉價性與物理現象詮釋作品的感性浪漫,而這檔展覽作為階段性轉換,創作者不再拘泥內心抒情的書寫,將視角落實在社會的現實上。在眾人還懵懂不知之際,創作者有強烈談論他們的迫切感,將喃喃自語轉化為速食般的媒體神話卻又顯得苟延殘喘,欲透過賽鴿生態作為創作脈絡的狀態下,賽鴿的樣貌與我們的處境能更顯得文學性。

04.03.18 - Cruel Story Of Youth

web-official

bar

青春殘酷物語Cruel Story Of Youth |藝術家聯展 Artist Group Exhibition

參展藝術家|林宜姵、邱君婷、金提爾、時永駿、陳佑而、葉誌航、賴威宇
展期|2018.3.10 – 4.8
地點|伊日藝術駁二空間
地址|駁二藝術特區大義倉群C9-14倉庫
電話|07-521-5783
時間|Tue. – Sun. 13:00 – 19:00 週一休館

1945年,日本的投降宣告著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正式結束。1951年,美軍佔領日本,兩國簽訂了第一次的《美日安全保障條約》。戰後的社會瀰漫著一股絕望與希望並存的普遍意識,50年代起源於美國的垮掉派詩人們(Beat Generatation)奠立了60年代嬉皮的思想與文化根基,跨越著藝術、音樂、文學等不同的媒材,年輕人們交換著血液和體液,一起共享著不會成真的那場夢。遠東這端的日本年輕人們也感染了濃烈的戰後憂鬱、戰後的狂放,他們反抗著一切,政治、經濟、甚至是整個社會的思想環境。

《青春殘酷物語》是大島渚的第二部長片電影,時空背景的設定正是60年代美日第二次的《安保條約》簽訂前夕。日本在戰後的文學與電影思潮,最初就像《青春殘酷物語》那樣充滿著爆發力,年輕人們浸淫在暴力與危險之中,為了還尚未實現的理想而努力著。到了80年代日本經濟泡沫漲到了頂端,社會與經濟環境開始瀰漫著濃烈的末日情結,年輕人們對於未來的無力感總算厭倦,出現了大量拒絕就學就業的尼特族(NEET) ,文學與電影的發展也開始漸趨冷靜寂寞,而這樣的消極意識主流於非主流的普遍意識之中,他們再也不願付出努力去改變什麼,甚至連作夢都嫌奢侈。

伊日藝術在《青春殘酷物語》中帶來七位藝術家,他們和所有時代的年輕人一樣,用自己的身體、自己的生命經驗,走過那些殘酷的年歲,留下印記,朝著下一個青春永駐的世代前進。

Older Posts
No Newer Posts
  • 近期文章

  • 分類